• <sub id="dr02h"></sub>
  • <wbr id="dr02h"></wbr><wbr id="dr02h"><li id="dr02h"></li></wbr> <wbr id="dr02h"><li id="dr02h"></li></wbr><wbr id="dr02h"></wbr>
  • <wbr id="dr02h"><noframes id="dr02h">
  • <wbr id="dr02h"></wbr>
  • <form id="dr02h"><noframes id="dr02h">
    <wbr id="dr02h"></wbr>
  • <nav id="dr02h"><progress id="dr02h"><sub id="dr02h"></sub></progress></nav>
  • <wbr id="dr02h"><noframes id="dr02h"><wbr id="dr02h"></wbr>
  • 故事窩

    當前位置:主頁 > 睡前故事 > / 正文

    紀念史景遷先生|姚大力:字里行間的史景遷

    2021-12-31 00:02:26195 ℃

    史景遷

    (1936.8.11-2021.12.26)

    文︱姚大力

    著名歷史學家、耶魯大學榮譽教授史景遷于當地時間2021年12月26日辭世,享年八十五歲。本文系作者于“史景遷作品集”發布會上所做演講的文字稿,發表于2019年12月20日的《澎湃新聞·上海書評》,現重刊,紀念史景遷先生。

    這次活動的主題是“講故事的歷史學家”。它確實把史景遷最鮮明顯著的學術風格一下子突現出來了。真是一個好題目!不過要是再加上一個詞,我覺得它就會更加好。應該叫做“堅持講故事的歷史學家”。

    為什么?

    從1966年發表他的第一部作品,直到退休之后繼續出書,與史景遷在這半個世紀的教學、研究和寫作相始終,歐美的中國史研究領域經歷了一系列的迅速轉變,有點像走馬燈那樣。

    首先是從前長期占支配地位的老式“漢學”傳統(Sinology),被中國研究的社會科學化潮流所取代。施堅雅在1967年提出的口號“漢學死了,中國研究萬歲”(Sinology is dead, long live China studies),可以看作是這一風氣演變的標識。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國思想文化史(intellectual history)研究漸入佳境,與那時風頭最健的中國社會史研究并長爭雄。它應該反映出歷史學從社會科學化趨勢回歸各種帶有人文取向的“宏大理論”(grand theories)觀照的又一轉向。馬爾庫塞、???、薩特、伽達默爾、哈貝馬斯、德里達、葛蘭西、年鑒學派、解構主義、后殖民主義、文本批評、底層研究、婦女及性別研究等等視角,紛紛進入西方中國研究領域。

    再接著,到了二十一世紀初,學術陣營內又出現了讓歷史研究走出培育了太多無果之花的理論迷宮的呼聲。就在這些呼聲之中,有人提出應當讓歷史學回到“故事講述”。

    轉過身來,這時他們發現有一個人其實一直在這樣做。他就是史景遷。在此前后,他在一個訪談里淡定地評論說:大多數社會科學理論的流行都相當短暫,盡管偶然也會遇到馬克思或馬克斯·韋伯那樣影響深遠的理論家。他枚舉不久前還盛行不衰的各種理論說,它們中間的大多數,都在與我們邂逅之后黯然離去(passing us by)。甚至比這時更早幾年,他已在《追尋現代中國》第二版的序言里宣稱:“無論我選擇什么樣的理論,它都會被迅速淘汰掉?!?/p>

    他就是這么一個堅定不移地講故事的歷史學家。

    中國人最熟悉的“講故事的歷史學家”,是西漢的司馬遷?!妒酚洝防锖艽笠徊糠治淖?,用司馬遷自己的話來說,就在“述故事”。他實在是太喜歡講故事了,以致于按一個美國學者的看法,在寫作《史記》時,司馬遷經常會不由自主地失去對手中筆管的控制,放任故事本身的打動力去干擾、甚至沖擊歷史學的標準。

    史景遷的漢語姓氏,來源于他的英文姓氏Spence的第一個音素s(>史)。景遷兩字,來源于他英文名字Jonathan的漢語諧音。它的前兩個音節因-n的連讀可以變作jon-na,在后一種情況下-na很容易變音為“疑”聲母的-nga,于是jon-na再變而為jon-nga,再轉音為后鼻音的jong。即jona>jonna >jonnga>jong,那就是“景”字讀音的來源。他英文名字的第三個音節-than,因為漢語里沒有咬舌音-th,音譯時轉為-san,那就是“遷”字的來源。

    在漢文中,景遷一詞有景仰、崇拜司馬遷的意思。不過坦率地說,這個漢文名字的含義對史景遷本人很可能沒有太多的意義。一方面,他很謙恭地說,自己不可能達到司馬遷那樣的高度。另一方面,出于兩個原因,事實上他也不太贊同司馬遷式的歷史書寫方式。所以他更愿意強調的,是他與司馬遷之間的不同。

    一個原因是,在充分肯定司馬遷著作里豐富的敘事性同時,他認為司馬遷似乎不太在乎我們今天歷史學意義上的“真實性”問題。史景遷很認可文史相通的原則。他承認自己“極其投入地”(passionately)關注歷史寫作的風格問題。為了營造更深入的感染力,他甚至力圖使自己的書面表達逼近藝術的手法??墒撬J為與“史”相通的那個“文”,應當是不包含小說在內的“文學”。也就是說,歷史寫作中的文學性,只能在不違背史料所提供的全部信息的受控范圍內來予以呈現。這對想把故事講得引人入勝的歷史學家來說,是一種高難度的挑戰。

    史景遷以為自己與司馬遷的另一個不同之處,乃是他沒有司馬遷表達在《史記》里的那種道德史學傾向,他稱后者為“強烈而博學的”道德裁判。他說,歷史學家并非時時事事都有必要從事道德判斷。他對司馬遷史學成就的認識或許不很全面。因為司馬遷對中國歷史編纂學最偉大的貢獻,恰恰在于他突破了被孔子或原始儒家極端強化和固化的歷史學的道德批判型態。但史景遷主觀上不想遵循道德批判的理路來書寫歷史,則是千真萬確的。

    熱門圖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窩 津ICP備17010653號-1 網站地圖

    昌都珊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佛山市鸿兴创不锈钢有限公司| 安全阀有限公司| 速达物流有限公司| 拖链有限公司| 上海屹克商贸有限公司| 杭州尚容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仪器仪表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贝巴机械有限公司| 盐山天元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佛山市顺德区伦教同佳机械厂| 350 177 500 528 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