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dr02h"></sub>
  • <wbr id="dr02h"></wbr><wbr id="dr02h"><li id="dr02h"></li></wbr> <wbr id="dr02h"><li id="dr02h"></li></wbr><wbr id="dr02h"></wbr>
  • <wbr id="dr02h"><noframes id="dr02h">
  • <wbr id="dr02h"></wbr>
  • <form id="dr02h"><noframes id="dr02h">
    <wbr id="dr02h"></wbr>
  • <nav id="dr02h"><progress id="dr02h"><sub id="dr02h"></sub></progress></nav>
  • <wbr id="dr02h"><noframes id="dr02h"><wbr id="dr02h"></wbr>
  • 故事窩

    當前位置:主頁 > 兒童故事 > / 正文

    剛募完150億美元的KKR,終于決心在中國做buyout了

    2022-01-02 04:14:38166 ℃

    KKR終于要在中國做buyout了。

    之所以謂之“終于”,是因為這家原本以控股并購聞名的私募股權基金,進入中國16年來卻極少涉足buyout。而buyout尤其是LBO(杠桿收購)模式的發明者正是KKR:它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對煙草+食品公司RJR Nabisco的收購,更是一度使“控股并購”毀譽參半。

    4月6日,KKR宣布募集完成150億美元亞洲四期基金,其中KKR通過自有資金和員工跟投,向該基金投入大約13億美元。這是目前投資于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也是繼3個月前完成39億美元的亞洲基礎設施基金、17億美元的亞洲房地產基金募集之后,KKR創下的又一次單期基金規模紀錄。

    與前三期亞洲基金最大的不同在于,該基金將“投入更大的精力和資金來做并購和控股”。

    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過去十幾年,buyout在中國已然成為一個“狼來了”的故事:吶喊多年,卻始終并未大范圍發生。即便高瓴此前相繼完成了百麗、飛利浦家電等項目,但放眼全行業,由PE機構發起的控股并購依然少得可憐。

    其中緣由不言自明:無非是中國商業文明尚處高速成長階段、金融工具相對有限;大量企業發展仍在幼年、青年期,尚未產生行業整合的訴求;以及,所謂的東方管理文化等等原因。這些共同造就了中國buyout市場的。

    而這一次,KKR在接受36氪專訪時的態度卻異常明確:“我們明顯的感受到,中國雖然作為一個高增長的發展中市場,但并購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多?!?/p>

    另一方面,這也是KKR區別于愈發紅?;闹袊顿Y行業的“差異化努力”。所有人都知道,buyout對一家基金的要求——無論是資金、運營能力還是品牌,都遠非一家財務機構所能企及。

    2005年,KKR在中國香港建立辦公室,成為最先進入中國市場的外資PE。至2020年的15年時間內,KKR在中國投資了40余家公司,總金額超過60億美元,單筆項目投入在2.5-3億美元,涵蓋農業、食品、金融、消費、互聯網、教育、醫療等領域。

    如果套用中國式基金的勝敗邏輯,KKR或許并不能算是最成功的那個。平心而論,KKR在過去16年里的投資更聚集在相對傳統的企業——比如青島海爾、圣農發展、中糧肉食、乖寶集團等,但大面積缺席了移動互聯網浪潮的時代機會。當然,這與KKR堅持尋找更具確定性的投資思路為不無關系。

    直至2017年前后,KKR意識到“科技創新和對傳統企業的科技賦能”的重要性,才投出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字節跳動。2018年10月,KKR共同領投了字節跳動40億美元的融資,此后其中國投資開始對新經濟公司持續加碼,并連續多輪投資興盛優選和火花思維。

    作為一家“美元PE”,KKR很好地回答了令大多數外資基金困擾的“不夠本土化”難題。KKR傾向于尋找更具中國本土背景的管理團隊。近期,KKR董事總經理孫錚接受了36氪的專訪。孫錚畢業于北京大學、有高盛工作經歷,長期在國內生活和工作,這位2007年便加入KKR的投資人是其大中華區私募股權投資團隊成員之一。

    如果說2018年是KKR由傳統向科技的轉型之年,那么剛完成的150億美元募集、以及明確對buyout的押注,無疑是KKR在中國市場又一標志性轉折點。

    在亞洲最大PE募集完成的當口,關于控股并購、KKR中國的16年得失,以及當下的中國資本市場,孫錚都有坦誠分享。在愈發不可知的中國資本市場,KKR正在出鞘一柄鋒利的劍。

    Buyout的天時與考驗

    36氪:先說說150億美元新基金的投向,和之前相比會有什么變化?

    孫錚:我們有四個主要的行業側重:消費和零售、制造業和工業、醫療健康,以及金融服務。

    從投資方式來看,我們也有四大類別——

    增長驅動型。著重關注消費升級帶來的投資機會,這也是KKR進入亞洲市場后長期的策略。十年前,我們更多關注衣食住行,現在升級到“康樂教”——健康、娛樂、教育。我們也會關注下沉市場,比如之前投資的興盛優選。

    科技顛覆型。既可以是直接由科技帶來成長的新興企業,也可以是通過科技賦能產生顛覆性變化的傳統企業。對于這類公司控股或者少數股權投資都可以匹配。

    公開市場機會型。這是指受到市場波動和周期性變化等因素影響,會有一些上市公司出現具有吸引力的投資機會。例如在A股,我們曾做過青島海爾和圣農發展兩筆定增投資。

    并購和控股。自我們2017年募集亞洲三期基金以來,控股類投資已經逐漸成為KKR在中國投資的重點策略,而KKR亞洲四期基金會投入???大的精力和資金來做并購和控股類的項目。

    36氪:也就是所謂的buyout投資——這也是KKR最為人熟知的部分,為什么你們在進入中國的16年里始終很少涉及,而在此刻決定殺入?

    熱門圖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窩 津ICP備17010653號-1 網站地圖

    昌都珊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上海视谷图像技术有限公司| 牛皮纸上海有限公司| 工业脱水机有限公司| 济宁硕通工矿设备有限公司| 佛山市鸿兴创不锈钢有限公司| 项城市王明口继晨皮件厂| 保险丝北京有限公司| 上海赛瑞电器有限总公司| 江苏茂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 土壤耕整机械有限公司| 894 770 238 430 990